相关文章

8平米操作台上的非凡与精彩——记昆明火车站运转车间值班员朱云彬

来源网址:

朱云彬工作中认真核对调车计划。(张灏 摄)

   新华网昆明5月14日电(王永文 秦娅丽) “工作兢兢业业,执行标准丝毫不差。”这是昆明火车站运转车间党总支书记姚勇对值班员朱云彬的评价。

   朱云彬,46岁,中共党员,1.75米的个头,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透着对工作的执着和激情。1990年,朱云彬退伍入路,先分配到昆明铁路局广通车务段,2007年调往昆明火车站,现为运转车间值班员兼第二党支部书记。在运转室8平方米的操作台上,他悟出了工作“道道”,“舞”出了精彩人生。

   责任心强 玩转12条股道

   昆明站有12条股道,每天图定接发列车52对。春运期间,由于增开临客,每天接发列车多达60余对,到发线的使用变得极为紧张。如何在确保安全的同时提高到发线使用率及咽喉道岔的通过能力,盘活整个车站的行车组织,成为运转值班员工作的关键。

   认识朱云彬的人都知道他下象棋厉害,因为当对手想到下一步棋的时候,他已经想到了第三步甚至是第五步棋了。他思维缜密,逻辑清晰,在车站运转岗位上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“朱师傅干工作,可以提前预想到一个半小时以内到发线的占用、空闲情况,从而全盘考虑到发线的合理应用。”车间主任晏廷昆赞许地说。

   在昆明站现有到发线和调机固定的前提下,车站运转值班员要计算好到发线的使用,考虑安排调车运转作业、列尾摘挂并预想旅客上车时间。而这些工作环节,考验着运转值班员的岗位安全应变能力和综合素质。

   2月27日19时30分,朱云彬像往常一样准时到岗接班。由于K365次晚点至18时20分到达,而当日的K484次是套用K365次的车底,导致K484次晚点始发。春运后恢复开行的K9614次和K9602次也正好在这个时间段发车,加之春运期间支援外局的车底回昆和9805次检测车的到达,到发线的使用变得异常紧张。

   与此同时,T239次图定在9道停车,但此时9道已被K1049次占用,T239次被堵在站外无法接入,到达昆明的后续列车都将无法进站。

   面对这样的情况,朱云彬沉着应对,一系列精彩娴熟的股道运用,大展列车“腾挪”高招,最终一举将接近瘫痪的到发线恢复了畅通,让人惊叹。

   平常,朱云彬和同事们每个班接发45趟列车,到了工作最繁忙的春运期间,他们每个班接发列车多达70趟。满负荷的“运转”下,他们常常连饭都顾不上吃。对此,他只是笑了笑:“忙点很正常,旅客过节,我们过关嘛!”

   正是有朱云彬和同事们的运筹帷幄,玩转12条股道,最大限度提高到发线和咽喉道岔的利用率,昆明站的整个行车组织才得以安全有序进行。

   兢兢业业 争做业务尖兵

   姚勇说:“车站运转值班员岗位,是车站最核心、最辛苦、责任心要求最高的岗位。”而就在昆明站信号楼里8平方米的操作台上,朱云彬却干得得心应手。车站2400多天的安全成绩后面,凝聚着朱云彬和同事们辛勤的汗水和不懈的努力。

   2012年以来,朱云彬先后被评为“岗位标兵”、“先进工作者”和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今年春运又被评为“春运明星”,对这些荣誉,他看得很轻。

   “要想干得好,就得想得全!”这是朱云彬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。工作中,他也是这样干的。

   他的徒弟们说:“印象最深的就是师傅在开放信号时,复诵完毕后总要先看一遍占线板上的信息,确认无误后才开信号。这样一丝不苟,这样注重细节,我们很受启发。”

   “朱师傅当班吃饭时,只见他手在扒饭,眼睛却总是盯着屏幕,时刻观察着信号的变化。他的每一个决定、每一个动作都是经过认真思考的,这就是一种示范作用。”熟悉运转工作的该站党群办副主任张鹏感慨地说。

   2013年7月,暑运刚刚开始,朱云彬却查出了胆结石,他不顾自己的身体,仍然投入了暑运攻坚战。姚勇和其他同事知情后劝他先去做手术,可他深知暑运的客流和安全压力大,坚持等暑运结束再去做手术。

   后来直到病情加重,经过姚勇和同事们的再三劝说,他才放下肩上的担子,去医院做了手术。当时朱云彬并没有把手术的事告诉家人,住院期间也独自一人撑着,同事专程去照料他,也被他婉言劝回。

   “他就是这样,工作的事自己全部扛着,自己的事总怕麻烦别人。”说起朱云彬的“脾气”,同事都这样说。

   心系大家 甘当衬月凡星

   朱云彬自己在昆明工作,妻子和父母在广通,儿子在楚雄上初三。虽然因为自己的工作性质,一家人很少团聚到一块儿,但一家人相互理解,拥有乐融融的幸福。

   提到儿子,他面露喜色:“儿子成绩名列前茅,爱好广泛,课余时间很活跃,钢琴已过了四级,英语水平比同班同学出色,现在个头都快一米八了!”

   由于工作原因,朱云彬经常见不到儿子,儿子与他不够“亲”,和他妻子和父母却格外贴心。朱云彬的父亲也是铁路职工,对朱云彬的工作,完全理解。朱云彬76岁的母亲眼睛不好,需要人照顾,但她总是希望朱云彬安心工作,连住院做手术也没让儿子请假回去,而总是叫大女儿回去照料。

   朱云彬愧疚地说:“这么多年,自己欠家人很多。但既然干铁路工作,有得就有舍,小家重要,大家更重要!”

   “昆明站是路局的窗口,干工作要有大局观、演好自己角色。必须一如既往立足岗位,全力以赴为旅客‘三个出行’服务,把每一天都当作春运,克服困难,确保整个车站运转安全有序。”谈到以后的工作,朱云彬这样说。

 

声明: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东方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 电话:021-60850000